回到主页

“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可能会看到更严重的延误。”

国家卫健委23日通报,22日0至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591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346例。

继深圳的货代朋友解封之后,上海的货代小伙伴又开始了居家办公和抢菜。

据北京日报报道,香港第五波疫情严峻,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首席医生欧家荣于22日的疫情记者会公布,

截至零时,香港新增14152宗确诊个案,当中4296宗经核酸检测确诊,余下9856宗为快速抗原测试呈报有效个案。

Flexport表示:“深圳和香港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航运中心。

根据最新的海运 / 空运及时性指标所显示,原本部分因疫情造成的供应链拥堵和延误尚未得到缓解。

新的疫情管控有可能使供应链中断的情况恶化。

因此,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我们可能会看到航运价格进一步上涨和更严重的延误。

日前,马士基发布公告称,考虑到新冠的再次流行,将调整中国地区,尤其是深圳的部分业务。

为了保障船期的可靠性,马士基的一些船舶将取消挂靠蛇口和盐田。

 

深圳某物流企业以前货物爆仓,如今变得空空荡荡。

“陆路运输现司机荒,货物经香港转口降九成。”

香港第五波疫情已波及大湾区多个城市,由于香港越来越多的跨境司机染疫,为了防控疫情,

深圳市交通运输局上月底在深圳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深圳设立14个综合接驳站,跨境司机在接驳站卸货后原路返港。

不过,这一举措对大量经香港转口的大湾区出口企业和物流企业带来很大影响。

一些大型物流企业直言业务大降八九成。

 

他们纷纷寻找出路,有的考虑通过驳船转运到香港码头,但费用增加了一两倍。

香港付货人协会执行总干事何立基接受采访时表示,鉴于香港疫情影响陆路运输,未来大湾区驳船海运到港中转将会成主力。

近月香港疫情严峻,每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持续逾万例,并通过一些跨境人员传入深圳,为此,深圳市上下布控,严防疫情传入。

为了防止跨境司机传入病毒,深圳已取消了许多大型物流仓储和工厂等场地跨境司机进入的网点,并在每个行政区设立一个收货接驳点,其中宝安区设在国际会展中心附近。

大湾区所有货物由内地司机开车送到接驳点,然后由健康的香港司机将货物送到香港转口。

而香港司机将空车送达深圳也是同样操作,这与供港菜司机采取同样的闭环管理模式。

 

深圳市还加快推进跨境货物陆运运输的集中接驳,在各区分别建立了1至2个跨境运输综合接驳站,

实施红黄绿分区管理,按照集中接驳、定线进出、精准管控、限时返回的原则,跨境司机通过指定的线路,在综合接驳站与口岸之间定线通行。

“公司仅剩一香港司机可出勤”

前文提到的物流公司总共有40多台两地车,全是香港司机,由于受疫情影响,2月下旬有8位香港司机出勤,如如今仅剩下1位,

其他有的因为病源密切接触者而被隔离,有的司机尽管核酸检测为阴性,但其在香港居住的大厦片区有人感染,

他们暂时也不能北上,如果北上的话需接受三周的隔离,大量香港司机停业给公司业务带来很大困扰,业务下降八九成。

尽管深圳推出一些接驳点,但是他公司几乎没有参与,主要是其主要以抗疫物资为主,申请程序复杂,并且要配接驳司机。

为此十分头痛,一时找不到好的解决方法。

深圳一位不愿意透露公司名称的大型跨境物流公司负责人李先生表示,公司多年从事大湾区货物经香港出口的物流业务,

有六十多台两地跨境车,为此投入相当大,一台车近百万元。

2月下旬剩下二十多多台在营运,但现在因为疫情防控和推接驳点,运作不顺畅,因此业务全停了,海运有一点。

以往一天200多个车次往返两地,现在业务下降90%多,损失很大。

他称,现在因为疫情,跨境司机特别紧缺,而且每天的效率也特别低,近期香港和内地司机确实都很辛苦。

 

现在企业运营挺尴尬,很多企业出口运输不了,海外原材料经香港进口也断了,导致一些企业生产线只得暂停。

“驳船运输费时 成本高逾倍”

对于驳船运输将货物出口到香港,这也是他们考虑的方案之一,但缺点不少,时效延长了一两天,

并且深圳和香港两地均要拖车、清关等,费用总体高了一两倍,因此他们也难以考虑这一方案。

何立基认为鉴于目前香港的疫情,陆路运输仍然受限,但驳船舱位将会走俏,未来甚至出现供应短缺。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